当前位置: 首页 > 美国伟哥 > 卞老借花献佛- 张元卿

卞老借花献佛- 张元卿


/ 2015-04-04

  春节刚过,听杜鱼兄说卞老仙逝了,享年104岁。卞老由“僧”成“佛”了,而我这“佛”其实不断是个苦行的小“僧”,幸有卞老所赐之“花”,托钵之虽多盘曲,可心里是温暖的。

  卞慧新先生原名慧新,笔名僧慧,著作多署卞僧慧。我在天津社科院工作时,大师都称他卞老。2008年12月30日下战书,孙玉蓉教员带杜鱼兄和我去中庙门探望卞老。那一年卞老97岁,尚好,能简单地聊天,对有些人名记得很准,可当我问起“借花献佛”之事时,他却记不得了。

  张元卿

  2001年某天,孙玉蓉教员送给我一本小薄,说是卞老给我的。我接过一看,这个小共五页,外加一张白纸做封面,用订书机装订成册。这五页纸是吴小如先生三篇文章的复印件,扉页有卞老的标题问题:《武侠小说作者南向北赵》《天津出书的几种评书读物》《三四十年代天津的通俗小说作家》。标题问题下面写着:见吴小如《今昔文存》,湖南人民出书社,1998年1月出书。那年我出了一本《北派通俗小说论丛》,曾送给院里的一些教员求教,但没给卞老。《今昔文存》里的这几篇文章,以前都没读过,卞我的《论丛》天然没能接收其。卞老明显是看过我的《论丛》,感觉这几篇文章可补小书之不足,才将其复印给我参考的,只是不知他是怎样看到此书的。

  小封面有卞老的钢笔题字:“借花献佛 田黄方家哂存 弟卞僧慧敬赠 二一年十月”。卞老是前辈宿儒,竟谦抑如斯,其实令人惭愧!然此题字也透着卞老的可爱,他以“僧”自居,而以我为“佛”,让这泛泛的交往添加了几分趣味。“田黄”是我的笔名,以前写书话时常署这个名字,但很少有人晓得,不知卞老是怎样晓得的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